主页 > 欧阳娜娜 >

为了让演员这物种不再裂变她终于来到了幕前

/2019-02-15 19:45

  原标题:为了让演员这物种不再裂变,她终于来到了幕前 因为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担任表演指导,刘天

  因为在综艺节目《演员的诞生》中担任表演指导,刘天池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关注。在此之前,她已经在中央戏剧学院表演系当了19年专业课老师,还为《金陵十三钗》《寻龙诀》等多部电影做过表演指导。

  作为一个让演员学会表演、成为演员的人,刘天池最终决定参加这档真人秀的原因是无法再眼睁睁地看着演员这个职业在中国继续堕落下去。

  这些年,她作为旁观者目睹了演员这个行当在中国的躁动与衰落,除了拍桌子发火阻止刚上大学的学生天天请假出去拍戏、用各种方法帮助脱离了生活的年轻人回到生活,她还在等待一个拐点出现。

  这种等待终于在2017年得到了回报。这一年,吴刚、雷佳音、潘粤明、袁泉这些实力派开始翻红,章子怡、周迅在各自参与的节目中谈论演员的自我修养,把“演技”变成了年尾的热门话题。

  几乎所有人都在感慨剧情的反转来的如此之快,毕竟年初时的热门话题还是“抠像”和“演员这个职业会不会被毁掉”。刘天池却是一脸意料之中,因为,“观众对演员的要求终究会回来的,演员也终究会回来的。”

  每日人物:这些年,你一直在中央戏剧学院做老师,一直在幕后,这次是什么让你决定走到幕前参加《演员的诞生》?

  刘天池:节目总导演吴彤带着策划找来的时候,我一开始是拒绝的。我知道自己是一个没有任何娱乐精神的人,生怕被节目效果绑架。但吴彤问了我一个问题,他说,现在中国的表演是这个样子,你就不担心吗?这个问题让我决定来参加这个节目。

  每日人物:在这之前,你也给很多电影做过表演指导,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角色?

  刘天池:一个导演和演员之间的缓冲剂吧。导演这边传递一个信息,我是一个成熟的演员,他要的东西我明白了,然后我转化成具体的行为再传递给演员。比如说导演特别想要孤独衰落的感觉,我传递给演员的时候,我就可能说你先蹲下,到一个墙角待着,把头低下来,把你自己的拳头攥起来,再深呼吸,现在听所有的风声,我会给他一点点诱发,让他找到情感上的感觉。

  刘天池:并不是。前段时间给一个演员做指导,剧本里写,他要演一个“杀人如麻”的角色。我给他留的练习题就是回家买一盆花,把所有花骨朵都掐碎,然后去看,去感受你在掐每一朵花之后,从不忍心到习以为常的心态变化。还可以去找一堆冰,把自己的手放进去,时间长了人是会麻木的,我要让他具体去体会,我们叫移情。

  刘天池:在节目中,我觉得我像是一个消防员,要给演员安全感。因为演员站在那里、没有任何帮手来进行创作,所以他们的内心是脆弱的,安全感特别特别重要。

  每日人物:但感觉除了灭火,你还需要背锅,有几次演员的表演受到质疑,也有评委觉得他们得到的指导和帮助有问题,你也会自己站出来承担责任。

  刘天池:这是一个分寸感的问题,特别是对于成熟的演员,他们怎么去演绎,怎么去表达是因人而异的,每一个演员都有自己的权利。我如果是导演,可能会按照导演的方法提要求。但节目里他们要PK,这就考核演员对于一场戏真正的理解是什么。如果我把它全都说完你就按照我的来演的话,我代替了你的创作,这是我不应该做的。

  每日人物:在《演员的诞生》里,你给欧阳娜娜排练新编版《我的父亲母亲》,她很快就哭出来了,你为什么说她的眼泪是假的?

  刘天池:娜娜的那个角色有规定情境,她母亲去世已经10年了。这10年当中,父亲受到刺激之后从精神恍惚到意识丧失,她从心疼父亲,抚慰父亲,到无奈,最后甚至可能会有些厌恶自己的父亲,这是个漫长的过程。

  娜娜要说的那句台词很短,“我真的累了”,但它需要演员把10年的情感累积存储在自己体内。如果这个工作没有做到的话,这句台词就变成了白开水。娜娜是一个新人,她不懂怎么做这种准备,她挤眼泪也哭了,但是这个一定是假的,有很多演员说哭就哭,这只能说明你泪腺发达,这个眼泪不值钱。流泪是个外象,演员要呈现的是这个泪水背后饱满的情感。

  每日人物:这两年应该是演员这个职业遭受质疑和诟病最多的时候。替身、抠像、天价片酬年初时还有编剧去横店卧底,回来后说,在中国,演员是一个正在被毁掉的职业。作为一个教表演的老师,你也能感受到这种状况吧?

  刘天池:当然能。大概就是2010年左右视频网站们爆发之后,情况开始变的。以前也有制片人、导演来找我选演员,他们会问我,天池,你们班谁演戏好,我就根据角色罗列一下,介绍给大家。2010年以后很明显,选角色就问你们班谁长得漂亮,我说那你自己看吧,我天天见,真就分不出谁漂亮了,他们就来课堂看。我就知道坏了,社会需求出现问题了。

  果不其然,从2010再往后,一直到今年,整整这六七年时间,一下子演员应该创造形象角色这件事情就崩塌了,全是漂亮、颜值。演员出现了好多新名词:流量、鲜花、鲜肉、什么禁欲系、舔屏,各式各样的语言全蹦出来了。当时我是懵了,演员这物种要发生裂变了。

  刘天池:是。学生,才大一,就各有经纪公司,想尽一切招要请假出去拍戏,不仅他自己来请,爹妈都来央求,说就3天,让我们出去一下吧!这种躁动特别强烈。现在我上课,课堂上坐着20几个人,我能感觉有70多个人的意志,爹妈的、经纪人的,出主意的太多了,连化妆师都能出两个主意,左摇右摆就把孩子给教坏了。

  刘天池:我经常觉得自己需要当一个恶人,直接发火拍桌子。有一回班上请假的人太多,我直接把他们爹妈请到课堂上来,甭管在哪儿,必须全部到位。我就跟家长说,今天看了表演课,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孩子能达到我的要求,那你的孩子就可以不用来上课了,而且你放心,我绝不会给他们打低分不让他们毕业,我绝不。家长就崩溃了,说天池老师,我们听你的,然后把孩子叫回来交作业了。他们回来后我基本上不理,你越不理他越紧张。我不会求着他们学习,我还有老师的尊严。

  刘天池:生活节奏变快了,资本进来了,然后导致创作者们偷懒了,观众的容忍度也太高了。以前我们拿到一个剧本,整个创作组是会为这些角色真的铺天盖地去找演员的,就像当年我演《活着》,是张艺谋导演亲自面试的,他为自己片子里的角色负责。现在是大家都在家里待着,靠百度搜索,百度岂不是谁有流量它就出什么样的人,人家哪管你演戏好还是不好,又没有评价体系。慢慢地大家就会忘记一些好演员,人脑真记不起那么多人来,只能想起来总晃在前面那几个人。

  每日人物:也有一些所谓的流量明星来参加《演员的诞生》,比如王俊凯、欧阳娜娜,你怎么评价他们?

  刘天池:小凯和娜娜都是很好的孩子,也会来问我怎么提高。其实对于他们这种流量的孩子,我是有一点心疼的,因为他们离生活太远了,他们周遭的世界已经把他们封闭了。粉丝爱他们,但好像也不给他们成为一个活人的空间了。他们不能上街、不能在生活当中观察,一个演员如果没有透气的空间,没有生活感受,他演出来的东西必然是干瘪的,谁教也没有用。

  我只能建议他们去看纪录片,看那些真实发生的案件,从中间找一个主人公去代入你的情感,看多了你会慢慢理解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会那样。我也希望通过《演员的诞生》,能够让很多人知道,一个演员的生长、生成,其实是挺难的。

  每日人物:章子怡在节目中常说“演员的信念感”,这种“信念感”到底是什么?

  刘天池:其实就是真实感,每个人生来都有。孩子越小越容易相信,一个孩子,我告诉你待会警察来抓你,小孩哇就哭了。我们在成年的过程当中,这种相信、当真会越来越少。但是演员不行,演员相对是要有一点点傻的。

  我们在招生考试的时候,可能会出一个很简单的练习,说你把老师最喜欢的杯子摔碎了,有些孩子说碎了就碎了呗,很不在意。有些孩子就真的会觉得这是出大事了,他自己在那儿着急,甚至会急哭了,这就是他天然有这个感受力,他信念感强。

  每日人物:作为中戏的老师,这么多年的招生过程中有没有令你印象特别深刻的学生?

  刘天池:我对文章印象很深。他考试的时候就很积极,挺想显摆自己的,当时没有章法,但就很吸引你,因为这说明他有一颗演员的好奇心。你在考试,有的人就很懵懂,觉得我怎么就坐在这儿了呢,有的孩子进来就后悔,老师都能感觉到。文章不是,他一进来自己就挺兴奋的,参与感强,大家坐在那,难免我们的椅子会不整齐,他就会下意识主动帮你归置。

  刘天池:一个演员一定要学会爱。你不会爱,光在嘴上说我爱你,这不是扯淡吗?怎么爱?爱是一个动词,先爱你爹妈,爱你周边的人,你才能够探测到别人的情绪。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自己啥都不干,爹妈完全替代了他们的生活。每个人都只管自己,往那一站,你们都得照顾我。这两眼一抹黑,对谁都无感,还想要演一个好角色,那不是痴人说梦吗?演员是个奉献的职业,把自己的身体、情感给予给角色,越关注自己,越没有办法成为一个好演员。

  每日人物:节目中,几位导师多次讨论了哭戏该怎么演的问题。宋丹丹还专门发了微博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你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刘天池:丹姐说的是一个很好的探讨,它关乎演员如何把握表演的分寸。别大家都以为哇哇叫了就是好的表演,当然,反过来说大哭也不一定就不对,不是这样一概而论的。归根结底,每一个人的审美决定了你最终在舞台上、镜头前的呈现。

  刘天池:其实透过《演员的诞生》,我们看到了一个艺术作品其实是集体艺术,掉了哪一环都会出问题。一个作品前面有三架马车,第一架马车是编剧,你如何设计故事,第二架马车是导演,我如何解读故事、把控我的演员。第三架马车是演员,和导演是并行的创作关系。这三者应该集中在一起讨论,不能分家,因为真分不了。戏烂大家不应该把所有脏水都泼在演员的身上,我们需要呼唤的更多的是优秀的故事和优秀的导演,现在很多导演也不懂表演。

  我跟朋友聊天的时候也开玩笑说过,我说戏剧学院别叫戏剧学院了,直接咱叫整容学院得了,反正只要长得好看就能有流量,有影响力,比学习可简单多了。但是我心里知道这个东西是暂时的,心理学上说,一张脸再美,吸引力就30分钟,人的审美在30分钟之后就消除了,剩下的就是你投射出来的内在的气质,既然有这么一个规律,我们为什么不坚持?观众对演员的要求终究会回来的,演员也终究会回来的。

为了让演员这物种不再裂变她终于来到了幕前